推荐内容

您的位置:主页 > 经典案例 >

野蛮丈夫千里追踪杀妻 警方15米深江中摸刀破案

发布时间:2017-07-27 10:49    发布人:贺西所

 女船主蹊跷殒命岸边江船

  2016年12月12日,早晨8时许,武昌长江月亮湾江边的一处码头,“老乡协会服务站”维修公司管理员老王发现,本该清晨就离开码头的“鸿泰918”货轮停靠在码头,并无动身驶离的迹象。

  船女李青,河南信阳潢川县人。36岁,祖辈都是以跑船为生,从小李青就在江边长大。2天前,李青和两名船工,开着自家货轮,停泊在此处安装污水处理设备。

  李青的卧室在船舱二楼。听船工们说,李青有吃安眠药入睡的习惯。久敲房门无人应答,老王心里涌上一阵不祥预感。考虑到男女有别,老王喊来船上做饭的阿姨,探个究竟。

  舱门并未上锁。只见李青躺在床上,被子盖得好好的。掀开一看,吓得阿姨夺门而逃:李青浑身血泊,早已没有了呼吸。

  9枚烟头留下一堆疑问

  人命关天。

  接警后,长航公安局武汉分局立即启动命案侦破机制,成立“12.12”专案组,局长张虹率领刑警和刑事术人员,赶至现场。

  经现场勘查,李青颈部、双手、前臂、腹部和背部共有8处刀伤。经法医鉴定:死者系肝肺破裂导致呼吸循环衰竭死亡。死亡时间推断为12日凌晨,死者应和对手激烈搏斗过。

  现场门窗完好无损,也无被撬痕迹,未发现可疑指纹。根据多年工作经验,民警知道,为防止沉船意外,船员睡觉往往都不锁舱门,故凶手很可能是利用这一点,潜上船来作案。

  在案发现场,警方提取了床头地面上的9个烟头。但李青并不抽烟,警方推测,烟头很可能为凶手所留,并曾在被害人船舱内,逗留了较长时间。

  警方发现,整个船舱都有喷溅血迹,床和衣柜之间的地面血迹,且有擦过痕迹。而床下地板上有明显血泊,这说明死者曾在地上有过停留。“然而,为何凶手杀人后要从地面搬到床上,又为何要用被子将她盖好?”

  到底是图财害命?还是仇杀、情杀?这些疑点,都待警方逐一破解。

  案发前的持刀冲突

  经过走访摸排,警方获悉了一条重要线索:案发前一天,这条货轮上曾发生过船员争斗。

  经过缜密调查,斗殴过程浮出水面:10日下午,鸿泰918轮停泊在武昌彬山海2号趸船外档(俗称“月亮湾”)准备安装污水处理器。

  11日中午,船员小杨到趸船接电源,不小心烧坏了趸船插座,一时与趸船工人小刘发生争吵,被小刘打了一巴掌。小杨转身要从船上拿菜刀,找对方拼命,被其他船员阻拦下来。

  据劝架的船工们回忆,争执双方都是河南西平县人,平静下来细谈发现,两人还是远房亲戚,矛盾就此暂时平息。当时,李青并不在船上。

  据船坞管理员老王回忆,当晚在货轮客厅内,他和另外一名码头守夜老汉、李青及雇请的两名船工,大家一起开导白天打架的那名船工。事后,两名船员上岸喝酒去了。三个人在一起谈家常。女船主李青性格开朗,主动提及她与丈夫之间的矛盾。

  当晚9时,一行人散去后。李青关掉船上发电机后,独自回房睡觉去了。

  潜逃12小时自首归案

  案发后,死者李青的弟弟李晓赶往武汉。他向警方介绍,姐姐和姐夫王文治(潢川县人,37岁)夫妻关系不和睦,姐姐生性要强,姐夫懒惰。姐夫性格粗暴,喝了酒经常打姐姐。两个月前,夫妻俩就开始闹离婚。两人育有一个8岁男孩、一个11岁女孩。

  李晓透露,12月初,姐姐已聘请律师起诉离婚,两人关系很僵。最可恨的是,当年7月,姐夫王文治打了李青后,还拍下姐姐不雅照,发到微信朋友圈。

  12月11日晚,李晓和姐姐及妹妹三人在微信群内聊天,李青转发了丈夫王文治所发的信息。李青还对妹妹讲:丈夫口气软和点了,起码没骂人,只是让等着他赶来。可弟弟李晓坚持认为,姐姐李青被害与姐夫有关系。

  李晓的直觉靠谱吗?

  警方随即排查死者的社会关系和手机通讯,逐一排除图财害命、报复杀人等疑点后,警方终于收获了“重磅炸弹”:12日凌晨1:06,王文治在其直系亲友微信群内语音留言:“我不想坐牢,对孩子不好,死了算了,船是我闺女、儿子的,谁都拿不走。手机在床上柜子后面。”

  显然,这条留言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,说明王文治有重大作案嫌疑!

  专案组决定兵分多路,对王可能的逃跑路线及落脚点,展开协查、布控、堵截,上网追逃;另派人赶赴其河南老家和湖北嘉鱼等地,提取家属DNA检材,并做亲属思想工作促其投案自首。

  12月12日晚10时,河南罗山县公安局通报,犯罪嫌疑人王文治已于当晚9时投案。从上午9时报警到晚上9时归案,时间仅仅过去了12小时。

  次日凌晨,犯罪嫌疑人王文治被押解回汉。

  警方15米江水中寻刀

  经审讯,犯罪嫌疑人王文治供述称:12月11日晚12时许,他从岸边潜上自家船上后,与妻子李青商谈离婚,因财产分配发生争执并打斗。其间,李青从船上卧室拿出水果刀刺向他,在抢夺刀自卫过程中,不幸刺中了李青的腹部,他在现场呆坐多个小时后,随即逃离现场,并把那把刀丢入长江。

  王文治辩称,自己与妻子发生争执又相互打骂,遭到对方持水果刀攻击,出于自卫在夺刀过程中,这才过失将妻子伤害致死。

  事情果真如犯罪嫌疑人供述的那样吗?

  在“零口供”案件侦办机制面前,侦查员没有相信嫌疑人的一面之词。

  一时,这把水果刀成为了本案的关键证据。如果缺失,将对最终的案件侦破和移送起诉,都会产生不利影响。凭证据说话,公安机关绝不能冤枉一个好人。

  可是,在长江中打捞一把水果刀,简直是“大海捞针”。江边水深15米,水流湍急,刀会冲到哪里去都难以预料。怎么捞?捞得到吗?

  13日下午,打捞人员在嫌疑人交代地点下水,在划定区域开始潜水打捞。江风呼呼地吹,时间一点点过去,船上民警屏住呼吸,焦急地等待奇迹出现。日落西山,天色渐渐暗下来,打捞人员几次出水又入水,还是空手而回。

  坚持就是胜利!第二天天刚亮,打捞工作再次启动。功夫不负有心人!12月14日14:20,凶器被打捞出水——一把绿色塑料把不锈钢水果刀。

  犯罪嫌疑人王文治做梦也想不到:杀人凶器能被捞起来,一时心理受到巨大冲击,但其仍矢口否认刀是自己的。

  但警方通过视频监控,还原了犯罪嫌疑人的活动轨迹:12月11日19时许,王文治在武汉市青山区沿港路中北仓储购物中心内,购买水果刀等行踪。

  在铁的证据面前,王文治的说辞不攻自破。

  警方还原案件经过:野蛮丈夫千里追踪为杀妻

  今日,长航警方透露:“鸿泰918轮”船主王文治、李青夫妻,因该船舶经营问题及家庭琐事发生矛盾。2016年10月间, 经双方家庭(家族)调解,决定将“鸿泰918轮”停在南京出售,所得款项用于偿还银行贷款(400余万)及向亲属的借款(300余万)。其间,被害人李青称:该船舶出售款项归还银行贷款后,所剩不多,尚不够归还其娘家亲属的借款,故剩余部分王文治无权过问。

  11月下旬,李青雇请船员开始营运,被暂住在河南省信阳市淮滨县的王文治发现后,王多次用微信和电话对李青及其家人进行辱骂,并一直使用手机“航运通”AIS系统追踪该船舶行踪。

  12月7日,王文治从暂住地河南省信阳市淮滨县,乘火车到达湖北省枝江市,登上其大姐王娟家的豫信货船,随后于12月10日随船到达湖北省嘉鱼县长江码头。得知妻子的“鸿泰918轮”停泊在武汉月亮湾长江水域后,王又于12月11日14时许,独自乘长途汽车赶到武汉,并在当日18时许找到“鸿泰918轮”(未登船)。事后统计,王文冶从河南到枝江,又找到武汉,其行踪超过千余公里。

  当日19时许,犯罪嫌疑人王文治来到青山区一超市购买水果刀等物后,返回月亮湾江边,逗留至当日23时30分许,趁夜深人静时,悄悄登上船,进入二楼被害人李青房间,然后打开电灯。李青醒来后,二人发生争吵、撕扯,王文治拿起水果刀刺向李青,李青当即倒地。

  杀人后,王文治蹲在一旁抽烟,后将没有动静的被害人李青抱到床上,并盖上被子、清理现场。逗留几小时后,王文治逃离现场,将垃圾袋(装有擦拭过血迹的草纸)、凶器(水果刀)、自己的手机扔进长江。

  当日清晨7时20分,王文治在武汉宏基长途汽车站,乘车返回湖北省嘉鱼县大姐王娟的豫信货船上,换下沾染血迹的上衣外套、长裤、皮鞋后,随后再次上岸,用一千块钱租了个“面的”逃往河南,在信阳换乘出租车前往淮滨县。

  当日19时许路过罗山县境,犯罪嫌疑人王文治在当地朋友带领下,到罗山县公安局投案。

  目前,王文治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检方移送起诉。起诉意见称:犯罪嫌疑人王文治持刀故意刺伤被害人上腹部(刺破右肺下叶及肝左叶)致使被害人腹腔大量出血,后又未采取任何施救措施,案发后悄悄逃离现场,致被害人李青失血性休克死亡,其行为触犯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三十二条,涉嫌故意杀人罪。等待犯罪嫌疑人的,将是法律的审判。 

该新闻已被浏览